Bloggerads
寫在前面的是,這是很久前的文
親戚們如果看到內文有我洩漏一些不該說的祕密的,請勿流傳
這些,都是過去...
********************************

一、白髮
我是充滿愧疚的,打著這篇開端文的…

多年前,當我第一次看到父親使用黑色染髮劑時,我就察覺到歲月在父親身上的變化;
那一刻,我把目光移開,不敢直視那幾撮在黑色中的一點銀灰。
潛意識中,我知道自己逃避著父親已漸年老的事實。

直到最近,在我已淡忘/忽略這件事時,卻又讓我在無意間,注意到父親的髮色:
原本是黑中帶點銀灰,如今已是滿頭灰白帶點黑色了。
看著這樣的父親,我突然有些難過;難過父親已漸年邁的事實已明顯到我想忽視也無法忽視的地步,更難過這樣的事實究竟是什麼時候形成的,身為人子的我,竟完全不關心也沒發覺。

在我的心中,父親一直是年輕的。
這麼形容,並不是指父親造型或思想前衛之類的,之所以感覺年輕,是因為在我們長大的年月中,父親總是以一個朋友的身分,陪著我們;小學,中學,高職,專科,二技,他總是試著以我們的想法來貼近我們,試著參與我們的生活,認識我們的朋友;許多我的朋友都知道,我和父親的對話,根本不像父子。

記得有次,結束和父親的對話,掛上話筒時,旁邊的朋友問道:你剛剛跟誰在說話?
我回答是我老爸時,他驚訝的說,從來沒有看人跟老爸這麼說話的,根本像朋友般(其實就是沒大沒小)。但也因為父親的地位跟我們拉得這麼近,使得很多事情,我都會想到和父親溝通,很多事情,雖然不說,但我總覺得父親能理解我的想法…

母親去世前,會不定時要我邀同學到家中聚餐,那時的父親,因為工作忙碌,總不會出現在聚會上;母親去世後,為了不讓這類聚會因而取消,父親會主動要我邀朋友來家中,他會抽出時間,來幫我準備聚會;有時他親自下廚,有時到外面買烤鴨,加上他自己煮的玉米濃湯或一些副食,還有他在用餐時總會說的鬼故事,藉由這樣的活動,來了解我的朋友,也讓我的朋友了解我的家庭,久而久之,這樣的餐點及聚會,甚至成了我拉近新認識朋友距離的方法,有時還有朋友會抱怨,那一次的聚會沒邀他,那一次的聚會他沒到很可惜之類的…然而,隨著進入少年期,有點叛逆的那個年紀,聚會時,我越來越不喜歡父親的出現,我承認,那時的我甚至覺得父親成了一個礙眼的存在,於是,父親會在幫我準備餐點,佈置家中後,就找理由出門,有時還來不及出門,朋友就來了,他們問起父親要去那裡,父親總是以有事要處理,事實上,我知道,父親根本沒什麼事。那個年紀,總莫名其妙的覺得,和長輩間有著隔閡,有多少子女知道,這樣的隔閡,在那個當下,造成多大的傷害,讓多少父母長輩心傷;而我那時,卻是逃避著這樣的領悟的。

我一直以為五十多歲的外表,看起來都該像我父親一樣,那個年紀,那樣的長相,一直到我們搬了家,有了新鄰居,我才發現我錯了;新鄰居有個阿伯,我一直以為他該有六十好幾,一次在父子的閒聊中得知,他竟然比我父親還年輕,更讓我震驚的,是在我仔細觀察一些我一直以為比我父親年老的長輩後,才發現父親竟是裡面最年老的,靜心想想,父親二十幾歲的照片,的確跟現在的容貌沒多大的差別,我想這該是娃娃臉的好處吧,父親並沒什麼保養,卻還能維持容顏,也因這樣的外表,才讓我以為父親一直年輕、一直不記得父親的年紀,也才讓我再次看到父親的白髮時,會有深深的感觸。

外表或許比一般同年紀的人年輕,但我知道,父親是年老了,身體變差了,不再那麼容易入睡了,體力沒那麼好了,抵抗力變弱了,有許多病症不讓我們知道……縱然我知道這些,我擔心著這一切,但我表現出的關心,卻遠不及我的擔心,而在我服兵役,老弟還在求學時,我又擔心著,家中,只剩父親一個人。

我知道,父親有許多朋友;我知道,父親會找事情做;我知道,父親說不定有女朋友;我知道,我不用去擔心父親是不是會感到孤單;我知道,父親會照顧自己;但我就是會想像,父親自己一個人在家中孤單的身影,想像父親感到寂寞,想像父親生病沒人照顧,想像,且提醒著,父親,一個人。

我的個性,屬於比較容易關心別人,提醒別人要好好照顧自己,卻不會照顧自己的人,在擔心著父親時,我才發現,我提醒別人要好好照顧自己的次數,遠遠超過我提醒父親的,我關心別人的表現,遠遠超出我關心父親的…在我為著父親一個人這件事難過時(事實上父親根本不是一個人,但我就是會這麼想像),我也難過著,給予家人的關心,遠不及我給朋友或欣慕的女性的關心(而縱然我擔心家人的程度是大於擔心朋友的),我為著這樣的自己自責,且愧疚著。

一個由三個男性組成的家庭,縱然實際上是彼此關心著,卻就是無法很自然的表現出來,雖然如此,我們卻彼此知道著,我們是互相關心的,互相擔心的,我想這樣,就夠了,有些事,是不用言語,也可以互相交流的,更何況,我們是家人。

我從不覺得自己是顧家的人,我的朋友也不會這麼覺得吧,但我知道,我是重視著我的家人的,而這件事就像父親的白髮般提醒著我,我是的確太少表露我的關心了…
創作者介紹

我在彰化寫不停

夏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MARSVENUS18
  • 那你爸認識我嗎?
  • 我爸知道很多人,也錯亂了很多人..<br />
    他只知道有陣子,我很想常跑桃園,然後,當兵就沒下文了...

    夏觴 於 2008/07/27 09:35 回覆

  • CHENEY
  • 的確;<br />
    看見父親的白髮,真的讓身為人子的內心有著許多思緒在翻轉。<br />
    我也曾經這樣,看到父親的白髮,想想父親原來不年輕了,而<br />
    自己卻還自以為年輕可以揮霍許多。<br />
    <br />
    在於一個以登30歲之齡的人,怎可自詡年輕呢!?真的不是年<br />
    輕人了。還記得我們一群朋友,在出社會後,總會在某些時刻<br />
    相聚一起打球,卻也在遭遇那群國中及高中小夥子時,在我們<br />
    體力不繼並讚嘆他們的充沛活力,總自我調侃的喔說句『老了』<br />
    只為了安慰自己,籃球的世界也是有現實面的。但相信;我們<br />
    現在運動,只是純粹為了喜好與運氣,並不是要在場上爭個輸<br />
    贏,打的頭破血流。<br />
    <br />
    ***<br />
    看你提到的:<br />
    『更難過這樣的事實究竟是什麼時候形成的,身為人子的我,<br />
    竟完全不關心也沒發覺。』<br />
    <br />
    我想,如果你爸知道你的難過,他會感到欣慰的。但我不知道<br />
    你父親是否在你身上有什麼期許呢?如果有,又不是過份的要<br />
    求,如果能早日達成父親的期待。也許就令人安慰也是足夠了。<br />
    <br />
    因為;我爸就是有個期許在我身上,可惜的是我也不知道哪天<br />
    我才能讓他喜悅,我盡力就是了(這期許便是找個好對象成家)<br />
    <br />
    有時候想到我沒法讓父母如意,真是內心虧欠呀!(只能安慰<br />
    自己,這可不是兒戲。)
  • 我父親對我的教育,很放心,很讓我自己走自己的路,過自己想過的生活..<br />
    以前會有很多期許,現在的期許,我想他只要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這就夠了...<br />
    <br />
    我並不覺得成家與否是一個期待,能好好的找到一個人定下來,才是更重要的,如你說的,不是兒戲,不用為了結婚而結婚.

    夏觴 於 2008/07/28 13:57 回覆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