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gerads

第三天
全部相簿連結:http://picasaweb.google.com.tw/feather0925/mIxDyG#

 

香港行到這天,抱怨似乎多了些。
從出發前的行程,到酒店安排,到一些細節,都一直變化或不確定。
出發前一天,我甚至在預想著可能沒有住宿地點的情況。

唯一確定的是機票已經訂好,回程是三月一號。
而預計住宿卻只住到二月二十七號,總部受訓只受訓到二十六號。

所以有兩天空白的不確定行程。

負責這一切的主管臨時發燒不能來,甚至到快出發的前一天也還沒告知行程。

所以我其實是抱著「先到再說」的心態的。

############


 

再來聊聊總部這次受訓的感覺。
我不確定總部是否有要參訓人員準備什麼,不過NB是必要的,所以買不起NB的我帶了公司的NB。

但我們平時會用到的Usb轉Serial 的轉接線,以及讀卡機,這些我就沒準備。

唯一的資訊是課程大綱,還有主管說考試很簡單,只是他沒過。

他沒過是可理解的,因為那時他才剛接觸這產品,相對來說,已經接觸一年的我們,事實的確該是輕易。

所以出發前大家都覺得我們一定過。

我最討厭揹負別人的期待了……

受訓時的課程其實很沒系統,因為有三個講師在輪流,有時是講了重覆的東西,有時是很隨性的跳到別的地方,更常常發生講師自己不確定技術內容。

上課到第二天,就讓我有點失望。以總部每年都會舉辦人員受訓的情況來說,為什麼會這麼沒有系統,包括人員的用餐、座位、設備,都感覺是臨就章的準備。

雖然如此,但因為全程英文,所以我還是很專注的聽,怕聽不懂。
另外一位同事的聽力較好,而且他有痛風,吃完藥好像會較容易想睡,第二天上課下午,他就一直打瞌睡。

我們的座位是呈ㄇ字型,而且才不到十個人,大家都看得到每個學員的狀況。
所以我覺得在各國學員前一直「點頭」的同事有點不禮貌。

在點了一次「很大下」時,我趁機問他要不要去洗把臉,他說不用,振作了精神繼續聽課。

我是不會干涉別人的自由太多的人,如果他覺得ok我也無所謂。

好不容易整天課程結束,準備離開總部時,協理提議帶我們去香港逛逛,因為他隔天就要先回台灣。

「ok嗎?累不累?可以去逛吧?」
協理問我們兩個。

在我還來不及回答時,同事就先搶先回答了:
「我是還好啦,不過Shawn(我的英文名字)看起來很累……」

(E04!)
我真的差點脫口而出。
你上課打瞌睡的人現在反過來捅我?況且我再怎麼累,我配合度也比你高太多了。
更何況經過昨天的休息,我今天根本不累……

有時真的是懶得辯解及不想把局面搞難看。
所以那個當下我只是微笑說『我不累』、『逛街當然好啊』什麼的屁話掩飾不爽。

第三天,終於在有機會逛逛香港。


 

香港的步調,在我眼裡比台北還要快,所以就算我們加快腳步,處在人群中還是不會突兀。

來到香港當然要到尖沙咀,經過半島酒店時,門口一堆頂級驕車,對面的香港文化中心似乎是香港藝文活動重地。


 

臨近維多利亞港的星光大道,是香港著名的景點之一;從尖沙咀可看到港灣對面的中環高樓建築,沿著港灣比鄰並列著,每棟大樓的燈光在夜晚港灣散發,形成一片很美的夜景,也因此在尖沙咀的星光大道這邊,遊客很多。

很多遊客坐在岸邊的欄杆上,這樣的情景在步調匆促的香港形成一個難得的景象。我不知道香港人平時是否也有悠閒享受午茶時光或發呆流口水放空的心情,但以我這幾天的感受,香港只能當做一個遊地,卻不適合我居住。


 

步調太匆促了,身處這樣的環境,人都會不自覺緊張起來。

星光大道上的手印有著許多明星的名字,原本想找到認識的明星拍個照留念,然而在我幾乎走到盡頭,看到的卻都還是一些老明星時我就放棄了。


 

大概快九點時,維多利亞港有一場音樂燈光秀,由尖沙咀這邊的建築跟對面中環的高樓發起,雖然其實沒什麼,但以港灣形象營造來說,我覺得是蠻不錯的手法。



離開維多利亞港,我們在附近找了餐廳吃東西,我也買了這次香港行唯一的一件衣服,而且還是UNI QLO,跟香港一點也沒關聯的衣服。


 

為了趕搭十點半的Shuttle bus,我們要先到麻地道,協理要我找路人問路,他跟另一個同事先到前方看站牌。

既然要開口問路,當然要找個漂亮的女生來問,不然就失去摸索道路的驚喜了。

好不容易,在協理快回來扁我問路問那麼久時,迎面來了一位獨行的女子,我拿著手上的字條寫著麻地道問她方向,她看了一下,疑惑的回我:

「路名我知道,可是實際怎麼走我不確定』

就像你每天會走過的路,但你不會去記那條路名是什麼一樣的神情。

因為時間有點來不及,正當我想說謝謝抽回字條再問下一個人時,她竟然拿出手機跟我說:「沒關係,我幫你問朋友」

當下的想法是,香港人真親切。
但在她打到第三個朋友時,我已經有點急了。

第一個朋友,哈啦了半天,結果不知道。
第二個朋友,不是很確定,也是哈啦了一下。
打到第三通電話時,這個朋友知道路,也告知了我們方向,她才像是沒辜負我期望的告知我方向。

其實她不知道我期望的是抽回她手上的紙條趕緊問下一個人……

這麼熱心的香港人跟印象中的不太一樣,要不是我們快趕不上十點半的公車,我想我會跟她留帳號請她來台灣玩時讓我招待。
回到酒店的行程就沒什麼特別的了,明早因為要換下榻的酒店,所以一早要拖著旅行箱從汀九到葵芳,再拖上長長的上坡到總部寄放。


你問我為什麼要換酒店不一直住下去,我只能回答你這也是我們公司做事的十大不可思議之一。

第三天的香港行,印象最深的,我想是建築物。
雖然沒有去很多地方,路線也很固定;但香港的建築大部分都是類似商業大樓,每個大樓單位間的燈光讓夜色很熱鬧,都會感很重,卻好像也處於一種忙碌的城市氛圍般,一刻不得閒。

一刻不得閒,讓你處於這樣的城市,似乎好好鬆口氣的時間也沒有……


創作者介紹

我在彰化寫不停

夏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d7418522001
  • 我在閱讀的過程中,好像只換了兩口氣<br />
    太緊張了
  • 妳還活著嗎?需要氧氣罩嗎?

    夏觴 於 2010/03/08 13:47 回覆

  • god...你去了!!
  • 是我是我..荔枝
  • 我去了沒錯,妳都消失了一個年了,我當然也去完香港回來了

    夏觴 於 2010/03/14 02:3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