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年前寫的東西
一直想把它完成,但已經忘了為什麼會寫這樣的東西
這樣的手法

就一篇小小說的起頭而言,多年後自己來看
總覺得是可以有後續發展的...
------------------------

虹夢
叫做貓的傢伙昨晚做了個夢。
他跟我說這件事時,正在大門前懶洋洋的做著日光浴。
本來以為他在睡覺,輕手躡腳地從他面前經過時,他那長得不像話的鬍鬚突然抖了幾下,然後發出像「喵」的長叫聲後,我就被捉了過去了。(捻了過去了)

「喲!老兄,這樣好的天氣,你要上那去啊?」
(的確是好天氣不錯,所以我想到處走走)
「喵~好天氣就該好好享受才對啊,像我這樣慵懶的做著日光浴不是很棒嗎?怎樣,陪我一起曬曬太陽吧!」
(不了,我還有事情得去辦呢…)

叫做貓的傢伙,像是沒聽到我說的話似的,逕自開始說起話來,而我也因為被他像手的爪子(還是像爪的手)捉著,沒辦法脫身,反正也不是很緊急的事,索性就留下來曬曬太陽吧,我對自己這麼說著。

「喵~喵~喵~」
叫做貓的傢伙,很慵懶的叫了幾聲,連帶伸了幾個懶腰,直了直身子
「話說回來,我剛剛做了個好夢呢」
(哦?怎麼樣的夢呢?)
「是一個有關彩虹的春夢哦,正在精彩的部分,你就從我面前走過,於是我就被吵醒了」
(那可真對不起啊,我以為我已經很小心的了,沒想到還是吵醒你了)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啊,我是警覺性很高的傢伙,就算睡得再怎麼沉,做著再怎樣的好夢,只要有東西接近的話,我還是會自己醒來的」
(這是我無法理解的,我只要一睡著啊,就對週遭完全失去警惕心,什麼人在我身邊做了什麼事說了什麼話,我是混然不覺的。)
「喵,我知道像你這樣幸福的傢伙存在哦,那也是我無法理解的部分,有時想一直睡的話,我就會躲到沒人會經過的地方,好好的睡上一覺,可是常常還是會被附近工地施工或其他空氣中不知從那傳來的聲音吵醒,我常常會想,在這個世上,說不定已經沒有能讓我好好安穩睡上一覺的地方也說不定呢。」
(我想應該還是有的…)

我說完這句話後,四周突然安靜下來,鳥叫聲、施工聲、人聲、車聲,全都突然消失了,空氣呈現一種空明的清靜,我和叫做貓的傢伙一言不發,就這樣任時間流逝。
時間的流逝彷彿變慢似的,一切都太安靜了,空氣中隱含著一股壓力,隨著經過的時間拉長,這股壓力也越來越明顯;雖然還是白天,我的眼前卻開始發黑,慢慢的透不過氣來,四周的景物透露出死寂;就在我無法思考,眼前的畫面開始有許多不規則線條在跳動時,叫做貓的傢伙出聲了。
「不過,有時太安靜好像也不是好事噢」
像呼應這句話似的,空氣中有某種東西被切斷了,四周的景物突然鮮活起來,許多聲音從耳朵湧進我的內部,鳥鳴聲、工地施工聲、人聲喧嘩、車子呼嘯的聲音,一股作氣似的,全湧進來了;『轟』的一聲,我有點頭暈目昡。
叫做貓的傢伙好像在說些什麼,但是我無法理解,很多聲音還在排列組合,所謂的語言在腦海中暫時失去了它該有的意義,我努力的想聽懂他說的話,但一直到我終於理解他發出的聲音的意義之前,他已經重覆同樣的內容好幾次了。

「……….吧!」
他發出的聲音開始有意義進入我腦海時,我只聽到整段話的最後一個聲音,還是沒有意義的
「什麼?」
「我說,讓我們把主題回到彩虹的春夢吧!」

創作者介紹

我在彰化寫不停

夏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