氤氳話語
有記憶以來第一次祭拜時,長輩會提示我,現在是拜哪位神明,要跟他說什麼話
不外乎報告自己是誰,近況,發生什麼事,希望保祐什麼事
於是就建構起一種標準模式,長久以來一直遵循著

很早以前,在氤氳香氣中,我就懷疑著這樣模式的作用性
這麼多的祈願,祂能聽到多少?
等到對許多事能有足夠的諒解能力時,我知道關於宗教關於祭祀,只是一種寄託
氤氳香氣中的話語,有時是祈願,有時是思念
我們在求一種慰藉

孩提時,曾聽說如果家人在祭祀時,對已過世的親人有所祈求的話,他會因為掛念著家中的一切,或者為了回應親人的祈求,而無法輪迴

原來我們的思念,我們的祈求,竟會造成親人的掛念啊!
那時的我天真的相信這樣的說法了,於是後來在母親的忌日上,氤氳香氣中不再是祈求,取而代之的是
「我們過得很好,我們會照顧自己,希望母親在另一個世界也能過得很好」
這樣說給自己聽的言語

很多時候,我並不知道自己現在祭拜的是哪位神明,或該祈求的是事業健康還是其他
於是標準模式就發揮了其作用
也有更多時候祭拜是匆匆的
捻燃三柱香,三鞠躬結束,連話語都省下
在清明節時這樣需要到處祭拜的日子裡更常有這樣的情況
一大早先被挖起來拜地基神,然後睡個回籠覺再回老家祭拜祖先,再來是到靈骨塔祭拜
大多數都只是儀式,一種傳統禮,一些重覆動作
燃香、鞠躬、插香

只在對著母親的骨灰罈、靈位時,會多花一點時間訴說
是想經由冉冉而升香氣傳達的一種單方面對話
我想我心裡深處還是寧願相信著那個世界的存在
所以每年會持續的報告著自己的近況,訴說著自己的祈求
我在這樣的話語中,發現自己最重視的部份…

「我現在在xxx上班,工作性質是xxx,之前的工作…現在的工作是…去年的那個女孩最後…最近認識的…老爸最近健康…希望自己一切順利,家人健康」

夏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