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來的時候,男人有點時空錯亂。
好幾年前的事了,夢境卻很真實。
頭好像還被水淋著,有股沉重感。

後來呢?

(頭好痛)
酒喝太多,有點宿醉,無法回想。

男人看了一下四周,在一個房間內,床邊散落許多酒瓶。
身邊躺著一個全裸的女人。
一隻手正放在她的一邊乳房上。

觸感很舒服,渾圓的柔軟。
他試著揉捏了幾下。

「啊~~~啊~~~嗯~~~」
胸部的主人發出輕微的呻吟。

女人還熟睡著,男人試著回想女人的名字。

幾秒後就放棄了。

女人大約25歲,是個看起來最美味的年紀。
他的手放在女人的乳房上,觸感很好,隨著呼吸上下起伏著。

很自然的就開始游移。

由胸部移到頭髮,掬起一把,讓髮絲隨指縫滑落,再順著移到乳房,隨著輪廓用指尖劃過下移,慢慢輕劃過腰部……
男人在女人的肚臍下方,輕輕的畫圈,愛撫著。

女人身體很快就有了反應,呼吸聲也開始變重。
在他享受著肌膚傳來的觸感時,女人也慢慢清醒。

「嗯~~~」
女人發出一聲類似伸懶腰的聲音,然後慢慢轉過身,睜開眼睛看著他。

空氣停止流動。
手持續畫圈愛撫著。

女人露出微慍的表情,卻很動人。
正準備開口時,男人卻翻身,壓在她身上,雙手抓住女人的雙手,用嘴堵住了她的嘴。
下半身交纏,索求進入著.....

*********************
男人已經忘了這是第幾個女人。
第幾個,第一次見面就上床的女人。

男人的觀點是,每個人心中都有隱藏的慾望
大部分的用道德的鎖來關住那頭慾望的獸。
但網路的出現,讓每個人心中的這道鎖,變得脆弱。

而他的鎖,在當年離開板橋後,就破碎了。

一開始散發的訊息,是試探性的,開玩笑的。
後來對話越來越辛辣,越來越深入,越來越無所忌憚。
於是為了做愛而見面,似乎也變得理所當然。

不過男人並非沉迷情慾的玩咖,他只是對於女人散發出的性吸引力樂於接收而已。
況且他不碰非單身的女人,自己非單身時,也不這麼做。。
一個人跟兩個人時,是完全不同的......

他心中的鎖,就是愛情。

***********************
第一次的對象,是個失婚少婦。
一開始,兩人只是在網路上交談。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訊息越來越露骨。
每天的交談,像是不斷的情慾幻想衝擊。
最後終於約見面,反而很少說話,大部分的時間,都在做愛。

還有一次的對象,是個剛滿十八歲的小女孩。
新世代的小女孩,習慣在網路上對每個人用著挑逗的言語撒嬌。
依照男人的說法,就是鎖著獸的鎖很脆弱。
一個晚上,跟女孩看完午夜的電影,他就直接帶她回家了。

還有...還有......

這些女人,都有個特點。
單純的生理互相慰藉,不會有進一步的發展。

有些女人會花很長的時間慢慢探索彼此的底限,有些則是完全不掩飾她的性渴望。
對男人而言,他只不過是適時回應,對彼此都有興趣的女人的招惹而已。

然後在不知不覺的時候,這樣的招惹,持續發生。

*********************
「所以對於愛情,你只記得性?」

女人原本是沒有要過夜的。
在準備看電影時,男人故意忽略了最後一班車的時間,等到看完電影,如男人計畫的,已經沒有回程的車。
此時,女人躺在床上,看完男人寫的東西,提出了這個疑問。

「當然不只,但反過來問妳,妳記得嗎?」
男人躺在房間的沙發床上,朝著女人的位置發問。

「嗯......」
女人思索著。

「每個人記得的重點不一樣,可是很少人特別記得性愛。」
「對我而言,性是愛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卻也是很難記得的一部分。」

「有時,我會試圖回想那些畫面,可是我只想得起來胸罩解不開,想得起來對方特別興奮的時候,想得起來我們在什麼地方做愛過。」
「但我想不起來,對方的裸體,對方的表情,對方的乳房形狀,對方身體的一切」
甚至連長相,都有點模糊......
最後,男人像是自言自語。

「呵,說不定是因為那些不重要
女人說著。

「不重要嗎?這些,不也是愛情的一部分嗎?」
「如果妳記得愛情的成立記得愛情的毀滅,那怎麼會記不得愛情中也佔很大部分的,性愛的部分呢?」
男人調了調枕頭,換了個姿勢。

「我們總是覺得那是令人害羞的,不可談論的,所以在回憶一段愛情時,很多人忽略了這部分。」
「有人甚至認為,談論肉體太粗俗,愛情應該是高尚的,所以避開記憶這部分。」
「最後,那些關於對方做愛的畫面,漸漸的都模糊掉了......」

「嗯......」
女人翻了個身,拉了拉被子。
「你說得很有道理,可是我想睡了,晚安」
「呵,晚安」

道過晚安,關掉燈後,男人卻遲遲無法入眠。
想再說些什麼,不想讓這個夜晚就這麼結束,卻也想不出任何話語。

自從臉書讓兩人又重新聯絡後,兩人的來往變得密集,不知不覺,男人已經對女人動心。
今天整天的約會很開心,加上最後的進展都如男人計畫,孤男寡女共處一室......
男人卻不敢有進一步動作。

「欵!」
女人突然發出聲音,男人嚇了一跳。

「怎麼?」
男人發現自己的語氣有著期待。

「那個,你睡沙發,會不會冷?」
「哦,不會,天氣還蠻熱的。」
說完,男人就後悔了。

「哦......那沒事了,晚安」
「晚安」

(E04!你是白痴嗎!)
男人在心中大喊。

房間再度陷入安靜,類似的對話,讓男人想起那一年的事。

那一年,他還是個男孩,第一次跟一個女人共處一室。
逛街時,女人一直緊靠著他的身體,很難走動,可是卻一直處於腦袋貧血狀態。
像是完美的約會結局,最後女人帶男人到她的宿舍。

男孩一動也不敢動,乖乖坐在沙發,拿著搖控器不斷轉台,逗著女人的貓。
女人在床上,問他要不要到床上躺著看電視。
他卻回答:「沒關係,我想玩貓。

這句話,讓他後來好一陣子,都被他同學罵白痴。
於是他發誓,以後如果還有這樣的機會,他一定不會浪費

十多年過去了,這期間,男孩變男人,他也實踐他的誓言,再也沒有浪費過任何一次類似的機會。

直到剛才......

「喂!」
男人突然很想知道一些事。

「嗯?」
女人聲音有些慵懶,不過似乎還沒入睡。

「妳應該知道,我喜歡妳吧?」
男人覺得這是告白的好機會。

「呵......」
女人發出了輕笑。

(笑?哪招?)

房間再度安靜。
男人似乎聽得到自己的心跳聲,等著女人有所回應。
然而,最後傳來的,卻只是女人平穩入睡的,呼吸聲。

(這件事,應該又會被笑很久吧......)

<<完>>

夏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